打印

用户评价: 0 / 5

减星减星减星减星减星
 

http://billmuehlenberg.com/2014/07/23/more-gaystapo-obaminations

奥巴马挺同政策再次出台

笔者和其他作者都说过多次,奥巴马是美国史上最差劲的总统。他肯定是最亲伊斯兰、最支持堕胎、最支持同性恋,还有最反基督教的总统。

最后两种立场,见于奥巴马在周一签署的「歧视」行政指令,赋予同性恋者更多特权和权力,同时夺去一般美国民众权利。是对宗教自由和良知自由的又一次攻击,图令恪守圣经教导者噤口,绝迹公众场域。

行政指令之可怖,不少评论已提及。且引其中两位论者所言,首先是Ryan Anderson:

今日颁布的指令毫不保护宗教自由,尽管它仍保留较古老的联邦修订,准许宗教组织继续聘请同宗教人士为雇员,却不许组织只聘请相同信念之人士;也就是说,基于信仰良知而反对奥巴马之性倾向政策的老板,根本无法承办联邦政府工作合约,尽管他们有份缴税为工作付账。

今天所颁指令无视民众的良知与自由,只因为他们对性倾向议题的看法与政府不一致。所有美国人都应有权承办政府工作,不应因为恪守信仰与道德原则而受罚。

有关政府合约的联邦政策,不应将一言堂的自由派世俗主义强加于人。美国一向持守合理的多元主义,但此行政指令大大削减此价值。所有公民与族群均应该有权存在,可以参与政府项目,与此同时,他们也应有自由按合理的信念处事。联邦政府不应利用税制与政府合约,就若干道德议题重塑公民社会;这些议题根本和联邦政府合约无关。举例说,所有教育机构,只要满足教育界的标准与要求(而非性倾观念),就应该有权承办政府合约。

今天所颁法令无视民众的良知与自由,只因为他们对性倾向议题的看法与政府不一致。

早前的联邦政府合约指引禁止种族、肤色、国籍、性别,与宗教歧视,这是合理的,因为上述特征鲜会影响工作表现;虽然雇员所属宗教可能对部分机构有影响。(但如上所述,宗教在聘用条例上有豁免。)然而,性倾向与性别身分并不如种族。

事实上,「性倾向」与「性别身分」其定义含糊不清,可以指自决行为,也可指想法或倾向;论到聘用,雇主以行为作准是合理的。相反,「种族」与「性别」明显指特征,而且在大多数情况下,相关特征(非如自决行为)并不会影响雇员工作表现。

今天所颁布指令,等于禁止秉持亚伯拉罕信仰传统者按其道德观行事,按历代大思想家之哲学-从柏拉图到康德,这都是不公道、歧视的指令。不少人因宗教、理智或经验而相信,肉体乃是人身分之必要部分,男女性别非随机构造,而是人应该珍重、肯定的、自己的一部分,不应拒绝或改变。而男女身体正关乎婚姻旨要-是两性互补结合。但今日政令无异指这种判断是错的、不合法的。

以下引述另一位论者Michael Brown的话,请读者耐心读完:

你怎么能企图强迫所有基督徒、犹太人、穆斯林和其他人违反其基本道德观,以讨好享有特权的少数?而事实上,这些少数派并未因为性倾向或表达遭解雇,也未有经济困难。

难道你已忘记,我国乃建基于宗教自由之观念?

最近高等法院之裁决已显明,你与行政部门正不断越权;从民众选举官员之倾向可见,你与大家的意愿背道而驰。但你对此毫无反省,反而草率下政令,影响数以千万计美国人。

更糟的是,你漠视获民众信任之宗教领袖上诉,部分人过去曾为你站台,当中也有人曾为你当幕僚;但你漠视这一切,只想支持激进的同性恋双性恋活动分子…

像监狱改革等组织用联邦政府基金协助囚犯改过自新,只因为这些组织拒绝聘请有违其信念的人,就出现严重财赤。而他们的信念,却是经过时代洗礼、以圣经为标准的行为指引。

不少孩童受惠于世界宣明会,但该会将失去联邦政府基金支持,令受助孩童失去依靠,三餐不继无家可归;除非领导层愿意妥协其基督教信仰。(该会领导层本年再三省思,终决定不会妥协。)

不少基督教大学提供优秀的学术与伦理训练,为社会培育下一代领袖;现在却因为持守机构建立已久的信仰价值,可能失去联邦基金支持,蒙受重大打击。

总统先生,难道你可以取代神的地位,对基督徒指指点点,告诉他们应该怎样做?

Peter Sprigg曾写道,「这样的强迫政策,等于抹黑别人的观点,令原本反对同性恋行为的政府合约承办人及相关人士噤声。政令让同运分子可以反对、甚至威胁雇主,为怕吃官司或合约告吹而就范。」实在所言甚是。

而事实上,这并不关乎民权,同性恋者并不等于黑人。正如天主教领袖Austin Ruse说:「同性恋、双性恋者,可谓世上最有权力、野心最大的少数派。」相反,「美国黑人野心从来不大,他们过去被奴役,被禁止投票,在住房、接受银行服务等各方面均受歧视,遭恶待。」

这令我反思,重点有二。笔者曾说过,或者基督徒各群体是时候联合起来,不再受政府资助。因为西方政府只会愈趋世俗化,愈敌视圣经信仰,不断为难信仰组织群体。

无论是教会、宗派、跨教会组织,或辅助组织,只要是完全或部分受政府资助,受压必会愈大,被迫向巴力屈膝。可以预见,将有愈多类似法令通过,令相关群体不能不妥协,宗教与良知自由愈遭践踏。

所以,也许教会是时候决定,是否全然信靠神,开始戒掉政府提供的奶水。请别误会,我知道教会与基督徒对社会的确贡献良多,而政府相关资助实也功不可没。

但当政府变得愈敌视按圣经的基督教,凡受政府资助的宗教组织难免要问,其前路如何。

第二点,关乎在这议题上支持奥巴马政府的自由派宗教团体。自由派教会与组织愿意出卖灵魂、反过来对付自己的信仰,这虽是见怪不怪,但行为仍然令人侧目。

事实上,类似组织、教会与领袖上百,曾经联署致函奥巴马,要求不要让宗教团体获豁免,实在不可思议。但这是秉持自由派的神学团体,还会做甚么好事?他们早已拥抱罪恶的同性恋提议,离经叛道不认主。

观乎联署人名单就知道了。牵涉在内的人士都是可预期的,以下所列仅为恶人数例:

名单上全是激进左翼、自由派神学人士,是美国宗教运动的恶人,他们当然支持奥巴马。事实上,多年来他们一直都支持其激进世俗左翼议程,实在见怪不怪。

此派之举措,实在印证圣经所警告,将有许多人离道反教,虽是口里认主,实则与世界联合敌挡真基督徒。

再者,同性恋者人口仅占全国1.67%(据美国疾病预防及控制中心最新报告),但这少数派、并附和他们的叛教者竟掌握了全美国的命运,情况实在令人咋舌。

 

分类:同性恋运动压制自由
点击数:33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