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用户评价: 0 / 5

减星减星减星减星减星
 

http://www.focusonthefamily.com/marriage/facing_crisis/my_spouse_struggles_with_homosexuality.aspx

我的配偶在同性恋的挣扎当中

艾美‧特蕾茜

  1. 概观

葆拉有七个兄弟姊妹,她在宣教场上长大,见证父母为福音的缘故凭信而活,舍弃正常的家庭生活和属世的财宝。葆拉以父母为榜样,在成长中学习爱耶稣,奉献生命来事奉祂。她在神学院认识史提芬,他同样拥有炽热、不断增长的信心。两人堕入爱河,并展开了共同事奉的人生。

葆拉没有察觉不妥。那时,史提芬是一间千人教会人人尊敬的主任牧师,他们育有一个七岁的女儿。葆拉说,从表面看,史提芬没有同性恋挣扎的迹象,只是在她内心有一种不安的感觉在滋长。葆拉在神面前恳切为史提芬祷告,盼望神把她丈夫的问题揭示出来。她相信神在祷告中告诉她,史提芬在同性恋的挣扎当中。

她最害怕的证实了,史提芬在一间同性恋酒吧内被逮过正着,葆拉的整个世界立时倒塌下来了。

可能你有不安、烦闷,感到婚姻出了问题;可能你俩之间的沟通已破裂,你怀疑对方不忠;你也许发现可疑电邮,或在上网时,有露骨的性广告弹出窗口。

当伯内特的丈夫花更多时间在外,疏远自己和孩子们,她发现有些事情出错了。她说,丈夫开始跑步,并且极度注重他的外表。

但对伯内特、葆拉和其他人来说,夫妻间的关系必已亮起红灯。在祖‧达拉斯的《当同性恋来袭你家》一书中提到,很多女性被男同性恋者身上展现的一些特征吸引-感性、善于沟通、脆弱和易于流露情感,而初时视那种男性缺乏性冲动为理想的特质,也许就是对性欲缺乏正常兴趣。

在婚姻关系里,同性恋挣扎需经多年才会显露出来。达拉斯概述最后阶段为疏离、隐晦、和最终发现。他说,配偶通常是在他感困惑的同伴或家庭成员祷告后暴露出来。

不单是丈夫

在家庭关注事工里,我们经常听到,当女性与其他女性的情绪化的、不健康的关系变得性化后,便陷入同性恋状况。

迈克了解当知道太太与另一女性的关系时的痛苦。「珍仍与我和孩子住在同一屋里,可是,她成为我所不认识的人。结婚时那甜美的女孩,变成一个深邃、激动、易怒的人。我们经常大声吵架,她长时间工作,亦经常不回家;她更开始于她当护士的医院三条街外的一间同性恋酒吧,开始了一个『职务』。」珍的不安于家,过去未解决的种种问题,使她趋向沉浸在同性恋生活里。

最后发现:明显的迹象

除了有一种好像有问题的不安感觉外,还有多项明显的迹象,预示你的伴侣可能处于同性吸引的挣扎,或在同性恋关系当中:

  1. 你和你的配偶之间的感情差距越来越大;
  2. 随着时间过去,他/她对你的性兴趣减低;
  3. 行为前后不一致;
  4. 孤僻、忧郁、情绪化、容易发怒;
  5. 在深夜或用上大量时间上网;
  6. 网络浏览器记录了不寻常的网址;
  7. 过分注重外表装扮,却与你无关;
  8. 在公众地方,与陌生人有眼神接触;
  9. 声称长时间工作,或有不明去向的时段;
  10. 用手机时窃窃私语,在深更半夜留意有没有来电;
  11. 当你查问有关时间或去向时很为自己辩护;
  12. 银行月结单上有不可解释的支出;
  13. 比平时更常问及你的日程;
  14. 通话记录消失,银行及信用卡月结单转寄至公司地址。

现在,你已列出各项疑点,你也许感到被背叛、伤心和恐惧;这是面对你的配偶,找出真相的时候了。

2. 面对你的配偶

在你与信赖的朋友和家人,经过相当的祷告之后,便须将证据展示在你的配偶面前,并坦诚表达你的感受。

你刚发现你的配偶也许在同性恋的挣扎当中,那些伤痛的情绪,如震惊、害怕和恐惧,如潮涌冲击着你,你不知该往哪里躲藏,或该与谁倾诉;在那一刻,重要的是尽快知道真相,立时采取可得医治的进路。

对话

在你与信赖的朋友和家人,经过相当的祷告之后,便须将证据展示在你的配偶面前,并坦诚表达你的感受。你可决定单独与他倾谈,抑或与你的牧师或辅导员一起与他面谈。

这种介入的目的是:

  1. 找出同性恋挣扎是否真的存在;
  2. 确定配偶是否不忠;
  3. 问他/她是否愿意进行艾滋病(你也须进行此测试)或其他性病的测试;
  4. 评估你的配偶是否悔改;
  5. 计划下一步,包括寻求辅导、可承担之责任和门徒训练。

在问这些问题之先,你要认识形成同性恋的根源。就如家庭关注事工的文化趋势主任,也是屡次评论同性婚姻的格伦‧斯坦顿说:「不要因你的配偶声称他/她是同性恋者,便认定这是真的。性别认同障碍可能掩饰了许多不同类型的问题,如中年危机,童年时被性侵犯的感觉再次涌现,对神失望,压力和一些十分真实而不被满足的情感需要等。」

「谁伤害人或谁受了伤害,配偶双方须清楚知道这是相互影响着的...相对『这是生命中该处理的一桩事件』更为复杂。」斯坦顿说。「无可否认的是,这人曾被你吸引,你不能就此摆脱起初那份激情;也许配偶已偏离,我们深知仍有一份情感联系着的!所以,行动吧,看看有什么事情发生!叫他们向你们说明自己的感受。」

情感制动

要紧记,这样的对话并不容易,将隐秘之事披露,可能会诱发更大的迷惘。正如《当同性恋来袭你家》的作者祖‧达拉斯说:「终止假设。」

「按着我们与配偶的关系,我们会持着特定的假设。」达拉斯说。「若我们已结婚,便会假设我们的配偶会一直忠心,他们永远都会是我们的配偶,我们的婚姻安稳如山。在许多个案中,同性恋却是常规以外的,因我们假设所爱的人都是异性恋者。忽然间,却发现不了解所爱的人,他们不像我们平常所认识的,亦意识到他/她隐藏着一个秘密-这隐晦的生活,也许是我们所不知道的。我们也许被瞒骗,直接或间接地,假设以忠诚建立的关系已被摇动。」

达拉斯继续说明这些假设被摇动引致的伤害,类似死亡或重大的损失。而受害的一方,或会经历惯常的伤痛过程,包括否认、愤怒、讨价还价、沮丧和接纳。

这样的面谈通常会使人心碎,所以,开始时有计划和设定目标是极其重要的,最后,再次坐下来商议披露事情的复杂性。

关键是要寻求一位基督徒辅导员,以协助你渡过此深渊,走过伤痛的路程;就如恳切的祷告,双方须承担的责任和沟通。更要容让你自己抒发忧伤的情绪!

3. 间接伤害?跟孩子们谈话

在家庭遭遇困难时,必须让孩子抒发他们的感受,虽然孩子们不至于成熟到能理解他们所身处的这个世界。

当莎丽知道父亲是同性恋者那天,她的父母召开一个家庭会议。从姐姐的来电中,她知道有很坏的事情发生。莎丽说:「屋里静得有点阴森,爸爸妈妈都坐在餐桌前,咖啡杯如常放在枱面上,但事情却显得不寻常。当事情披露之后,我试着理解爸爸的性取向,然而,我仍有许多未解的疑问。这事有多少人知道?为何不早些告诉我们?爸爸说同性恋是遗传的,这是真的吗?我们是不是潜在的同性恋者?别人认为我们是同性恋者吗?会不会有艾滋病?爸爸还有甚么谎言吗?哥哥、姐姐和我年纪尚轻,我们是无辜的旁观者,死相对会是容易得多了。」

在家庭遭遇困难时,必须让孩子抒发他们的感受,虽然孩子们不至于成熟到能理解他们所身处的这个世界。

慎重考虑

开始时,若你们有在学的孩子,而你与配偶决定投入在医治过程中,便不须让孩子参与在事件当中。重要的是寻求明智的辅导,当心处理该披露什么数据,及何时(及甚至是否需要)披露这些数据。

按照事态的发展,这种对话通常是很个人化的。你家庭体系的独特性、你个人祷告的决定、孩子的年龄和成熟度等,都是必须考虑的因素。最好的建议是:保持简单!

你亦须考虑,当中是否涉及不忠,犯错的配偶是否悔改。例如:若配偶深陷于同性恋的关系中,那首要的是建立健康的、按圣经真理的对话。若孩子花任何时间与你的配偶及他/她的同伴一起,就必须要设定界限。

正如迈克‧海利-《关于同性恋的101条常见问题》的作者说:「孩子们需要父亲(或母亲),失去他/她的痛楚,远大于目睹他们所过的生活模式;请记住,『同性恋不是从同性恋父母遗传而得的』。而事实上,一个慈爱的父亲,能削弱男孩的同性恋倾向。」

「还有,」海利说:「已公认是同性恋者的父亲,给孩子们生命中(的影响),是必须小心评估的。这样公开地、经常地探讨父亲的同性恋,他们有何感受?他们是否感到不知所措?父亲的行为让他们不安吗?要得到真正的答案,便要留意他们不爱谈及的话题。若他们在父亲与其同伴一起时,明显地感到为难的话,那么,他们很可能需要受到保护-至少,在某些情况和有相当的时间得到保护。」

这个家庭的决定,也许跟那个家庭的不同,然而,保守孩子们的纯真和信任-尽可能在这些个案中-必须是配偶双方的首要考虑。

「若你决定孩子们不应在没监管的情况下,与他们的父亲在一起,坦白地向他解释,这是不可让步的。」海利说。

与你的孩子们谈论圣经真理,和人的性行为-告诉他们神为着给我们保障和好处,因而设定界限;要谨慎,不要谈及配偶负面的一面,因这人仍是你孩子的父亲或母亲!

4. 间接伤害?有同性恋家长的孩子心声...

除了感到失落之外,尤其在父/母离开家庭之后,孩子们或会产生羞愧、耻辱、恐惧和迷失等情绪。

除了感到失落之外,尤其在父/母离开家庭之后,孩子们或会产生羞愧、耻辱、恐惧和迷失等情绪。这也许在不同的层面显露出来,包括在家中或学校里的行为问题,梦魇,嗜酒和滥药(吸毒)等。父母双方必须与孩子保持开放的沟通渠道,特别在孩子们的需要等事情上,寻求基督徒辅导员的帮助。

设立界限:有些孩子没有奢望

「对于我和妹妹来说,那好几个周末有如梦魇般。我们不单被迫离开妈妈和好友们,更被安置在一无所知的陌生地方;那不仅是一个外来的文化,且是我们成长的小区中,一个令人讨厌的文化;就好像当我一觉醒来,却活在一个虚幻的现况中。在一天的终结,爸爸不再像往常一样,与妈妈一起走进睡房;反之,他与一个我只在数天前见过的男人睡在一起。」-杰里迈亚,23岁。

震惊和羞耻都影响着孩子们

「事情显然令人沮丧...我从来没有想过会这样。当别人问及父母为何离婚时,我不知说些什么,也不想回答他们。你不想别人知道,你不想回答他们,你不知道他们怎样看你和你的家人。」-布赖斯,16岁。

陷入同性恋当中的家长会带来不安的感觉

「当爸爸告诉我的时候,那是何等大的震撼,我开始哭泣,没有说些什么,我想把泪水抹掉,但我明白,我知道这是不被认同的...是神不容许的,我希望这一切统统消失。无疑地,我爱我的爸爸;然而,我却担心发生在妈妈身上的事情,同样会发生在我的身上。」-泰勒,18岁

家长若拒绝寻求帮助和改变的话,他们的孩子在青少年期间,几乎不能摆脱那种种伤痛与疮疤。但请放心,在我们造访的每个儿童和青少年当中,他们均与耶稣建立起深厚、牢固的关系,是借着火和恩典熬炼出来的关系。受访的儿童对被遗弃的人,都显得较有同情心和慈爱。以下是他们的一些分享:

补还给儿童的爱

「经过多番尝试之后,我鼓起勇气跟爸爸说话。在车房的工作室内,我坐在椅子上,爸爸坐在木櫈上;他意识到这关乎他的私隐,他惧怕-而我却心碎了。他的一生都活在恐惧当中...惧怕他自己、惧怕(事情被)揭露、惧怕被拒绝。对话是如何开始已有点模糊,但最终,我知道需说些什么;我告诉他,我爱他和宽恕他-如同在过去多年以来,他爱我和宽恕我一样。他如释重负,轻声地说:『谢谢。只有你这般跟我说话。』那天,他的反应使我的心碎了。神在教导我去爱我的爸爸。」-莎莉,25岁。

信心的成长

「无论我能否看到父亲得着全人的救赎,但我知道我会得着医治。我努力学习安定下来,以致我到了一个地步,像是主对我说:『我能满足你吧,或是你仍想从家人中找到盼望?』自此,我的祷告生活从繁琐的清单中变成:『主,祢想要我作什么?』」-林赛,23岁

最后,我们鼓励家长们,能持续参与靠近他们的家庭教会。对孩子们而言,在你家庭经历困境时,导师、榜样和属灵朋友都是非常重要的。

5. 制定计划,寻求支持

当你知道配偶的同性恋而感到震惊之后,重要的是为你自己、你的家庭制定一套计划,一套与配偶复和的计划。

当你知道配偶的同性恋而感到震惊之后,重要的是为你自己、你的家庭制定一套计划,一套与配偶复和的计划。神在圣经里告诉我们,祂盼望我们有丰盛的生命,及帮助我们能彼此委身,祂深切关心婚姻里的神圣。

当你自己和他人面对这样的试炼时,首要的-和最终的一步,都是倚靠恩典。当你摸索着该如何跨过困境时,每个人所走的路都不同。下列是我们的建议:

1. 教育自己与同性恋相关的事情。与我们联络。(Skype) 1-800-A-FAMILY (232-6459)有一系列的建议资源。

2. 向信任的家人或朋友倾诉。要求保密,逐渐吐露你身体上、情绪上和属灵上的需要。

3. 立时寻找牧者的辅导,如果可能,尽早寻求注册基督徒辅导员的帮助。不要抑压你的痛苦,不要自我隔离。

4. 与牧者和辅导员一起商议,设定涉及你的配偶或父母之间的界限。这包括监管、探视、分隔和财务上的各种事宜。

5. 辨别什么可告诉在学年龄、和较年长的孩子。按个别情况,和你经祷告后的决定来披露事情,须考虑孩子的年龄和成熟程度。保持简单。

6. 刻意地拨出大量时间,透过祷告和神的话语来寻求祂。那些曾走过这段路的人,借着这六个步骤得到造就。最重要的是,他们见证了在基督里的信心,基督也是他们力量和医治的源头。经历过的人都说,这试炼是「隐藏的礼物」,是他们从来未曾尝过的,一份与耶稣更深厚的关系。

寻求基督徒辅导员、家人和朋友的支持

在事情披露之后,重要的是寻求受过沈溺性行为训练的,或婚姻辅导训练的注册基督徒心理学家、辅导员或牧者的帮助。「你不要断定说:『我相信这人,因为他/她是一个很好的基督徒。』」家庭关注事工的婚姻专家格伦‧斯坦顿说。「长远来说,最能帮助你的,是那些真正明白人心里一切事情的人;寻求那真正谦和,且能理解他们自身的破碎的人(有时他们感觉帮不上忙,正显示了他们的自知)。」

斯坦顿也建议寻求受过性沈溺训练的基督徒之助,他说,纵使事件未必与性沈溺有关,但他们通常会联络到一些有参与服事沈溺在性欲世界和经历在破碎的人的辅导员。

在困境中,我们每个人都需要朋友和家人结伴同行,害怕分享你的秘密,通常是最差的一种感觉...披露则带来释放和自由。然而,你可以相信谁呢?

你想信赖小撮最认识你和你家人的人,这小撮的人,对发生在你们家庭里的危机,也许感到震惊;他们起初或会说些无知的说话,然而,他们是能分享你的喜乐,与你一起祷告,与你一同哭泣的人。他们是这旅程中不可或缺的人。

设定界限

若同性恋配偶拒绝寻求帮助,这是面对他/她们的另一种情况。

当帕的丈夫为一个男人而离开她时,她的孩子们分别是11、13和15岁,还记得第一次孩子们奔向父亲和他的同伴。「办妥离婚手续几个月后,我和孩子们在沃尔玛购物广场排队时见到他们,我不忍看着孩子们落泪,我们不介意看见他...但不是与他的同伴一起。」

在帕和一个基督徒辅导员的指导和监管下,孩子们坚决不让父亲的同伴参与他们的日常生活,每逢周二和每隔一个周末,都只与他们的父亲在一起。

每个家庭设立的界限都不同。为你自己、你的配偶和孩子们的身体、情绪和属灵上的需要,制定一个计划,并设定界限来完成它。

6. 了解这是怎么回事

当话题涉及你配偶的「双重生活」时,重要的是要明白,几乎所有同性恋都是在儿时植根的。

「爱,原是一种靠着恩典的行为,来拥抱那得罪我们的人(马太福音5:43-48),及帮助重建那曾造成伤害的人,以致能摧毁魔鬼的作为,使生命得着丰盛。」-艾伦达(Dan Allender),《受伤的心》(The Wounded Heart)的作者。 

你终需处理从你的配偶,或你父母的行为所带来的重重罪疚感-和别的挑战,如宽恕和「放下」所爱的人等,以致你能继续前行。「你不是那问题本身,你没有制造这问题,你不须为这问题而负责。但你却承担了这一切。」《当同性恋来袭你家》的作者祖‧达拉斯说。「保护你自己和你的家人已足够你忙的了。」

当话题涉及你配偶的「双重生活」时,重要的是要明白,几乎所有同性恋都是在儿时植根的。许多基督徒相信,同性恋倾向会在婚后随着时间过去,及对家庭的爱而根绝的。伴随同性恋挣扎而来的羞耻感,使许多人不愿面对它,因此,同性恋之根仍隐藏着和未被承认,通常这挣扎要多年后才显露出来。

同性恋是一个复杂的问题,大致上是由于身份的认同,和未被满足的童年需要,这是一种往往已深深地扎根的破碎。虽然需要时间来制服它,但很多人从中得着医治-而当婚姻能挺过来,他们的关系就变得更牢固了。那目标不是要走出同性恋,而是更靠近基督,和转变成祂的样式。

「我已知道这不是我的错,不是我的罪所带来的;我已清楚知道,我不能保护我的父母,要爱他们,就要作真实的自己,而不是承担他们的问题。有些日子我仍会哭泣,有些时刻我仍感到痛楚和困乏。过去的两年半主曾说:『等候我!我在这事上掌权。』当我无力去爱我的家人时,耶稣是那位「可能」去爱的。」-林赛

同时,斯蒂芬妮的婚姻遇到风暴,她说:「医治过程之一,要求我甘愿处理我自己的问题。我为何爱上一个不爱我的男人?若他预备好去改变,我也须与他一起改变。」《当同性恋来袭你家》的作者祖‧达拉斯,他有很好的建议给那些陷于性别认同的挣扎中的配偶。

在我丈夫(或妻子)的复原过程中,我扮演什么角色?「你的角色如往常一样保持不变:作一个终身伴侣,爱人和伙伴-综合这一切角色,总括来说便是『配偶』。然而,你不是你配偶的辅导员、牧者、父母、合作伙伴或「出气袋」。换言之,让你的配偶透过适当的资源来复原:一个属灵的小组,一位牧师,一个辅导员等等。从一开始,你作你本来已承诺的一位-不多不少,对每个人来说,已经足够了。

7. …

8. 离婚...分居...该怎样才好?

作任何决定,重要是作不止息的祷告,和吸取牧者或专业基督徒辅导员的智慧。

在我们的(社会)文化里,不忠是十分普遍的,在基督徒的婚姻里,也不再属罕见的。经常有牧者的丑闻曝光(甚至是关乎同性恋)-为教会带来破坏性的影响。在百分之五十的婚姻关系里,肯定的,不忠是导致离婚的主要因素。巴纳研究小组(Barna Research Group)在其2004年之研究报告里,论及重生基督徒的离婚机率,与普罗大众的相类同。此研究也引用美国人的心态数据,显示美国人拒绝接受「离婚是罪」这概念。

然而,神清楚表明祂恨恶离婚(玛拉基书2:16)。祂更提到:「夫妻不再是两个人,乃是一体了。所以,神配合的,人不可分开。」(马太福音19:6)。在新约圣经里有两处论及可离婚的理由:不忠(马太福音5:32)和(不信主的)离弃(哥林多前书7:15)。

离婚意味着一个完整家庭失去了保障,它破坏了家庭和朋友的网络。对监管父母(通常是妻子)而言,可以意味着失去稳定的经济;对非监管父母(多是父亲)而言,意味着与孩子共聚的时间会减少很多。

在圣经里,明显可见神为何设定一些界限和禁令,神亦会提供给配偶相应的帮助,以维系这圣约。

离婚也是突破性的一步,但在医治的过程中,它也许是必要的。当强烈感到被背叛和羞耻时,与新近公开同性恋挣扎的配偶,住在同一屋檐下是极困难的事,尤其当涉及不忠的情况下。在《亲爱同志:我所爱的人是同性恋者》(Someone I Love is Gay)一书中,作者安妮塔‧沃森(Anita Worthen)和鲍勃‧戴维斯(Bob Davies)勾画出短暂分开的理由:

  1. 同性恋配偶花许多时间在外,不知去向。
  2. 同性恋配偶似乎已放弃解决同性恋问题,或他/她对自己的行为没有悔改的心。
  3. 同性恋配偶(特别是作丈夫的一方),无视配偶的身体及性方面的健康。男女同性恋者,均能从其性伴侣,把不能根治的疾病带进婚姻生活里。
  4. 同性恋者将所有婚姻里出现的问题,全归咎于他/她的配偶,同时亦拒绝作理性的讨论。
  5. 同性恋配偶在参与其它一些破坏性的行为,如酗酒或滥用禁药等。
  6. 同性恋配偶持续表现出习惯性欺骗模式。

祖‧达拉斯在他的《当同性恋来袭你家》一书中,强调分开不是作为一种惩罚,而是要对婚姻的未来和方向作决定。他论及分开时说:「这只可作为一个补救的方案,而不是未经思考的本能反应。」

达拉斯建议寻求辅导员或牧者的帮助,来决定你愿意留在婚姻里的先决条件,他不是建议离婚,而是建议定立界线,而当对方不尊重这些界线之时,你会怎么作。他的建议列举如下:

作任何决定,重要是作不止息的祷告,和吸取牧者或专业基督徒辅导员的智慧。

9. 下一步/相关信息

婚姻危机中的额外资源

 

父类:同性恋与宗教
分类:同性恋与广义基督教
点击数:6518